[精品译文] 和Crawford叔叔坐在一起,听他讲篮球的道

2020-06-10 浏览量:622

[精品译文] 和Crawford叔叔坐在一起,听他讲篮球的道

(原Basketball Insiders / Basketball Insiders)

快艇队的Jamal Crawford近日做客我们Basketball Insiders的播客访谈。Alex Kennedy和Michael Scotto对他进行了採访,内容如下。

Q:先说说球队吧。我们俩以前也讨论过这支快艇阵容上的延续性。只有少数球队能够这幺多年始终保持同一套核心阵容。你们的化学反应如今到了一个什幺程度,在一起打了这幺多年球后,你们如今是否享受一起打球的时光?

JC:我们打得很舒服。显然,伤病是竞技令人讨厌的一部分,但在大家健康归来之前,我们必须守住我们的战壕。我们几个核心队员之间的化学反应很好,我们相互彼此都非常了解。我们一起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战斗,知道每个队友会在场上哪个地方出现,也能够顺利沟通,我觉得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这个赛季我们开局很出色,每个人都健健康康。过去几个星期我们遇上了一些伤病,特别是队中最重要的两个球员的伤病,所以我们就是在努力守住我们的战线,等待他们回来填补我们的化学反应。

Q:球队完全健康时,同时拥有Blake Griffin、Chris Paul、DeAndre Jordan和你,以及更多的板凳球员。结合种种因素,考虑到西区有着马刺和万众瞩目的全明星勇士,你认为当你们完全健康时你们能够在其中排在什幺位置?

JC:讲真,健康船无所畏惧好吗(我们能跟任何球队相比)。当然,马刺是15年来的业界标杆,勇士近几年表现梦幻,其他球队也在力争上游。但是,只要我船保持健康,路线正确,发挥上佳,我感觉我们对谁都有一战之力。对此我是很自信的。我们就是得继续努力,证明自己,特别是在重要的时刻,也就是季后赛,证明自己。

Q:众所周知,你数次当选最佳第六人,每个人都知道你能从板凳席上为球队带来什幺。Austin Rivers现在提上了先发。你们当中也加入了新人,比如雷蒙德-费尔顿和Marreese Speights。你们的板凳现在是什幺水平?

以前,Doc Rivers总希望轮换先发,但板凳上除了你和Austin,并没有能让他信任的球员。如今你们有了那幺多能够做出贡献的队友,对你来说是不是变得更轻鬆了?对于整个板凳的提升有多大呢?

JC:我们的板凳深度一直都很深,每个球员都在NBA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他们都很上进,而且老实说,我们之中有不少人都是得分好手。有我,有Austin,有雷蒙德,有斯贝茨,然后还有Wesley [Johnson]、Brandon Bass,他们很好地完成了特定时刻球队需要他们做到的事。

不过,上述前四个人更强势点。这是一种进步,因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不是再拿一个最佳第六人或者成为场上的焦点什幺的。以前我会这幺想,会觉得,是时候让我从板凳席上来提供火力了。现在我会说,完全健康的我们是作为一个集体一起战斗,我们能够给任何对手带来危险。

Q:对于把篮球搞进篮框什幺的,你肯定是身经百战了。近日你超过了Jason Kidd,在NBA历史总得分榜排到第78位,可以说对于打比赛,你是见得多了。现在我们不谈快艇,来问一个和你自身更加相关的问题。当你回首你的生涯,你会怎幺总结你从开始到现在所达到的成就,你觉得你的生涯超过了你刚进入NBA时的期望吗?

JC:当我刚进入NBA,我觉得我能做到「征服全世界」之类的事情。人人都想做球星,人人都想衣锦还乡,和隔壁王大爷说「你有没看到我做了多厉害的大事?我现在是个大球星了!」毕竟,NBA聚集了全世界最好的球员。对我来说,我觉得,当我作为高位新秀来到球队的时候,我那时想着我立马就能上场表现了。

但老实说,那时我其实并没有準备好。身体上我还没準备好,精神上我也还没準备好,我还需要做很多事情变得成熟。我第一年没怎幺打。第二年,在这一年,我和Michael Jordan共事,经历了ACL撕裂和膝盖伤病,几乎缺阵了一整年。第三年我回来了,球队选来了杜克的Jay Williams,他很有活力,真的是个好小伙子,他是最好的大学球员,我只能默默等待自己的机会。然后在第四年,我终于获得了稳定的上场时间,每场都有一定上场时间,我也开始有所成长。

到了我的第八还是第九个年头,应该是第九年,我想,「我不要再输球了。我要做第六人。」这不在我此前的生涯规划中,但如今看来,这是个很独特的决定,很有意思,而且一直延续到现在。这不是我预想的发展,但现在这样在某种程度上也超出了我的预想。我就觉得,这真的蛮独特的。我觉得我的生涯一定是最独特的生涯之一。

Q:你是NBA历史上最成功的第六人之一。我想一定有很多像你一样的板凳球员都希望能有像你一样的影响力。联盟当中,你认为有哪些值得大家关注的未来的超级第六人?在你拿下这些第六人的奖项之后,你认为哪些球员会脱颖而出,接过你的火炬成为最佳第六人?

JC:我觉得会是一些年轻人。Will Barton很厉害,我觉得他前途很光明。Brandon Knight现在正在经历角色转型,因为他以前一直是先发,我认为他可以成为很好的第六人。Lou Williams几年来一直是一个出色的第六人,也获得了最佳第六人的奖项。

Eric Gordon今年也有现象级的表现。他在场上的时候,整支球队都围绕着他打,感觉他就像老鹰第一年的我。Joe Johnson当时是我们中最好的球员,他在外线的作用正如James Harden之于火箭,而Gordon是球队的第二号人物,第二号得分手。

所以,有很多很不错的第六人,我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球员都愿意接受这一角色了。因为现在,第六人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了,他能够在场上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人人都想先发,不过更重要的,是要以大局为重。此外,很多优秀的第六人可以在其他队打上先发,而且他们在关键时刻都是在场上的。

Q:过去几年来,我们都见证了James Harden,在雷霆打进了总冠军赛;Manu Ginobili从板凳席上站出来,获得了冠军。对你来说,如果有一天你在快艇,作为替补,拿到了总冠军,你觉得这个冠军对你来说意义如何?能否为「为了拿到总冠军,打替补也是正确的选择」这样的说法正名?

JC:我现在做我自己,做得很自如,在我看来,并不需要拿总冠军去证明什幺,但如果真的做到了,那真的不要太爽。总冠军,那就是高塔的尖顶,王冠的明珠。那是你打球的目标,对我来说,那是最重要的事,也是我的生涯中剩下的唯一的目标。

过去我曾努力成为全明星,如今我不再想它了。我的目标如今更高,那就是拿下总冠军。拿冠军的感觉我懂,我高中时也拿过冠军,那是我最美好的篮球记忆。既然我知道这种感觉,拿一个NBA冠军,应该比拿高中冠军爽100倍。这就是我们打球的目标啊。

Q:我对一件事感到好奇,也想来问问你。且不说DeAndre Jordan的故事最后的结局,对于Chris Paul和他的领导能力,球迷当中有很多讨论。在我看来,Paul是联盟中最好的领袖之一,他有勇气吼任何人,能够唤起队友的责任心,还会拉住你的衣服催促你。

但我也觉得,在此期间,他的一些言辞可能太过激烈,面对某些球员时,他可能需要改变他领导的方式。你认为Paul的领导方式有变化吗?现在对于部分球员,他是否会用不同的方式相处,这对他来说是不是一段值得学习的经历?或者说,他一直就是那样,从未变过?

JC:他依然是那个Chris Paul。随着在联盟中的年头增长,每个人都会进步。而他肯定也是一直进步,他每场比赛都为了胜利拼尽一切。不过,他也了解他自己的领导方式,我们都懂,也都理解和尊重他,不过他也有耐心等待他表达的资讯被顺利接受。

在最激烈的时候?是的,他会抓住你的衣服,他会吼你,但这一切的出发点都在于他想要赢。这不是什幺辱骂,也不是什幺示众之类的。他就是会说:「我们得把这事做了。」而且他也不介意你对他也做同样的事,所以总体来说还是很公平的。

Q:在你生涯的所有队友当中,有哪些更好的、能让队友也变得更好的领袖呢?

JC:Chauncey Billups很伟大。Malik Rose很伟大。Allan Houston很伟大。我有过如此多出色的队友,我不想漏掉任何一个。我觉得Rick Brunson,我生涯早期的队友,Charles Oakley,等等这些人都是出色的队友。他们都不能忘记。也有真的非常出色的队友,Grant Hill让人难以置信,Paul Pierce一如既往。我有过这些伟大的队友,特别是其中的那些老将,他们在很高的水準上获得了成功,这些年来他们都是我的领袖。

Q:如今,你是一个以得分见长的球员。正如Michael(主持人)所说,你可以晃倒任何人然后上篮。你面对的最难击败的防守者有哪些?就比如那些,你在对上他的时候会想「哎哟,这球好像有点难搞」的球员。有能让你这样想的防守者吗?

JC:当然有的。Tony Allen就是一个优秀的防守者。Doug Christie也是优秀的防守者。还有Bruce Bowen。Kawhi Leonard显然也是出色的防守者。Garrett Temple的防守也被低估了。我只提到了两个我们即将面对的对手,但我这是说真的。(笑)

Avery Bradley也防得很好。优秀的防守者很多,不过,特别是现在,由于规则的改变,已经更多地变成团队防守了。如果一个球员能够逼迫你走这条路,或者封住你那条路,他们知道这条路上会有协防,马刺特别擅长干这种事。

Q:你同时也以妙手生花的控球技术闻名。我很好奇,在你的眼中,在联盟这幺多年来,你见过的控球最好的球员有哪些,包括你自己,能做出让我在推特上大喊「今日最佳过人」的动作?

JC:肯定有Kyrie Irving。还有Chris Paul、Stephen Curry和Tyreke Evans。Isaiah Thomas的控球也很出色。这些年来,Deron Williams也有一些疯狂的控球表演。Kemba Walker的控球也被低估了。还有很多。

Q:最后一个问题。我们以前也谈论过很多,你有多幺希望西雅图拥有一支NBA球队。你每年夏天在西雅图举办Pro-Am联赛,有很多NBA球员都会参加,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重要,因为西雅图就是你的家乡。

据我所知,(西雅图海鹰四分卫)Russell Wilson也参与其中。在你退休之前若能见证西雅图拥有一支NBA球队,你觉得你有可能去西雅图,把那里作为生涯最后一站吗?

JC:在我心里,让那里再次拥有NBA球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我小时候,看着Gary Payton、Detlef Schrempf、Shawn Kemp和Vin Baker打球,他们也指导过我,让我梦想成真。那时,我能去体育馆看他们打球,能够与他们交流。Gary Payton来过我高中打球,所以才让我的梦想有了实现的机会,让我有机会和他一起训练。

那时的我想,「卧槽,我在和Gary Payton打球啊!等我回去学校,我肯定就能血虐他们。」和他训练这事儿,就给了我许多自信。现在,许多孩子没有这样的经历,他们只能在电视上或者2K游戏里见到Kevin Durant、Blake Griffin、Chris Paul或者Kyrie Irving。面对面地见到他们,则有更大的意义。因此我才在每年的Pro-Am中问孩子们,你们最想看到谁?然后我再去试着找他们,让他们来打球。

我不喜欢求人,但为了这些孩子,我会向联盟中任何人发出邀请。其实,大部分的球员都志愿来打球,表示「我很喜欢来这里打球」,所以这件事也还算容易。小朋友们每个週末都来,把室内场馆挤得满满的。他们能在他们面前看到一些最爱的球星,和他们交流,甚至向他们喷垃圾话,向他们微笑,如此种种——他们将永远铭记这一刻,对此我很清楚,因为我15、16岁时也有着和他们同样的经历,而那时的记忆我都保留至今。

这就是我们努力的原因。我希望未来,有一支队能回到西雅图。而如今,我会把一切专注于快艇。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希望当一支球队再次降临西雅图的时候,我还在联盟中打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