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尘爆回顾 医疗跨职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图

2020-06-18 浏览量:744

八仙尘爆回顾 医疗跨职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图


作者/马偕纪念医院 整辑/黄慧玫 本文出处/本文摘录自时报文化出版《用爱修缮一路陪伴 八仙尘爆事件之马偕经验》


麻醉科黄国庭医师当天晚上值班,在马偕六年多来,第一次碰上广播333呼叫,与吴文芳护理师互相对看了一眼,似乎在确认「你听到我听到的吗?」,不敢有多一秒的疑惑与思考,两人火速冲到急诊室。

烫伤病人最怕的就是呼吸道水肿,黄国庭在现场与急诊医师搭配得宜,紧急为五位病人插气管内管;面对身体四肢已没有完整皮肤,无法以常规方式打上点滴,但又得分秒必争给予病人输液,维持生命徵象,于是以深层消毒方式,改在脖子或腹股沟施打。


疼痛的哀嚎声在週末夜晚的急诊室里不断窜出。


黄国庭说,病人在无法忍受疼痛的情况下,会影响呼吸及心跳,严重者恐会危急生命,因此还要立即为病人先给予保守剂量的吗啡类止痛药,随时观察疼痛是否获得改善。


不同于黄国庭在急诊的第一现象,同为麻醉科的黄健中医师,从尘爆发生隔天起,几乎每天在手术室陪着陆续要伤口清创、焦痂切开的病人,为让病人手术顺利,「麻下去」不是难事,难在病人甦醒后的疼痛控制与药物调整。


疼痛控制 努力让伤友舒服些


不同于一般外科手术,伤口逐渐恢复而疼痛程度也逐渐改善,但烫伤病人需一而再频繁的进出手术室,伤与痛,时间长,病人一旦耐受性不佳,可能连复健都无法做,影响性不得小觑。


黄健中说,每个人对疼痛的忍受力都不尽相同,也与受伤面积及深度有关。一般而言,烧烫伤后的前二天,疼痛最为剧烈,而在一週至二週内,仍属于疼痛控制需求的高峰期,其后才会因为组织修复逐渐缓解而趋缓。


为改善伤者疼痛程度,麻醉科在台北及淡水共安排三位麻醉科护理师,每隔一小时就到病房了解病人情况,为他们一一量身打造合宜的自控式止痛(PCA)剂量,对于平躺静止时的疼痛控制有十分明显的帮助。


黄健中说,姿势性移动时的突发性抽痛及换衣服、翻身等处置时才是疼痛的高峰。伤者每天的换药时间,是面临疼痛的最大挑战,因此会为病人在换药前使用多种大量的药物协助止痛;甚至在日后因疤痕组织造成的「痒也是一种痛的感觉」,医疗团队全都明白,因此也懂得该怎幺让病人保持在清醒中最舒服的状态。


「病人在需要时才适度给予止痛药,解决的是身体疼痛问题,而不是心里快感,不必担心日后成瘾问题」,是黄健中在那段时间讲过最多的一句话。


由于使用情况及病人反映良好,包括黄健中等医师并透过二十三位尘爆伤者应用自控式止痛结果发表论文,于2019年刊载于台湾医学会杂誌,分享马偕在医治尘爆烧烫伤病人疼痛改善的宝贵经验。


烫伤病人在急性期以保住生命徵象为第一目标,在此环节中,营养师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营养师苦口婆心 每个都是自己的孩子


谢玉琇是马偕十分资深的营养师,早期也是烫伤中心团队成员,她直言:「营养不够会影响伤口癒合。」


她说,二十几年前,马偕烫伤团队的运作模式就已建立,当时,营养师便是其中成员,不同于一般病房,烫伤中心的营养师「被需要的」成就感很大。


身体没有了养分如何期待恢复要有进展?谢玉琇强调,面对尘爆不同伤势的病人,掌握早期餵食以把握生命徵象是十分重要的事,一旦营养介入了、到位了,这些年轻人才可能谈恢复,但想要快快好,并不是要快快补,谢玉琇不改她一贯坚定的态度说,在伤口未清创完成之前,大量补充营养品期待长肌肉,时间点就不对了。


面对这群年龄与自己孩子差不多的伤者,谢玉琇很清楚知道,不能全部靠书上教的那套。于是,转个身,她又像是个亲切的阿姨,让平常饮食习惯就不好的年轻人,至少在吃汉堡、炸鸡之前,可以先吃点水果,想喝甜分高的碳酸饮料时,考虑换成果汁。


然而,弹性也是有限度的。


从营养的角度看烫伤复原共分三个阶段。近程由于伤口易感染,使用抗生素时易有腹泻症状,在身体多处伤口时,海鲜不是不能吃,而是得讲求新鲜,例如,新鲜活鱼因组织胺较低不至于导致伤口发痒难耐;鲭鱼因油脂高,不饱和脂肪酸含量也较高。


中程的复健期则需要消耗很大的体力,每个病人饮食调整也是营养师的重头戏;后期随着伤口已逐渐修复,朝向回归原有生活迈进,则需要调回合适的营养摄取量。


「其实吃什幺,怎幺吃,都可以,只是伤口的表现会说明一切。」尘爆病人在住院期间,营养师面对家属的沟通也是苦口婆心,并且能够同理心疼这些孩子所承受的苦难,谢玉琇说着不禁长叹一声:「家人不该去苛责,而要全然的陪伴,团队给予多年临床经验,绝对站在病人那端,再辛苦,都要努力朝复原之路。」


复健课程不能晚 再痛都得做


没错!复健很重要,再苦都要面对!


马偕的烫伤治疗中,复健不是等到病人伤口好,下了床才开始,而是复健科医师、物理治疗师、职能治疗师从病人还卧床时,就已针对病情,安排好了个别复健计画。


真的有这幺急吗?晚一点不行吗?复健团队会用坚定而温和的口吻说:不行!并在团体卫教,与病人家属说明情况,期待能予以支持。


然而,急性期的复健,看了令人揪心。


一位伤者的妈妈,明白早期复健的重要性,也肯定团队能一一说明让家属了解孩子愈早复健,日后回归的情况也会愈好,但每当孩子在复健时,妈妈的眼泪就没有停过。


咬着牙,但不放弃;伤口痛,但不屈服。


尘爆伤者的复健计画如期展开,没有漏网之鱼,透过个别复健计画执行,所有的病人,出院时是走着出去的。


八仙尘爆回顾 医疗跨职系投入 完整了救治拼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