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堡之外的冒险旅程──休豪伊《尘土记》新书发表会、创作经验谈

2020-06-27 浏览量:859

地堡之外的冒险旅程──休豪伊《尘土记》新书发表会、创作经验谈

休豪伊《尘土记》国际书展新书发表暨创作经验谈

整理、撰文/刘芷妤


立即试读

最近,美国艾莫瑞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研究发现,阅读喜爱的小说能够不止让读者在想像上「感同身受」,还能创造出「身体记忆」,对故事的记忆会对大脑持续长达数日的影响,甚至让人们模仿书中某个人物的行动,甚至做出生命的抉择。仔细想想,或许我们早已用自己实证了这个研究发现,我们谁不曾因为看了一本书,而对正横在眼前的人生低潮与关卡作出更勇敢、更具突破性的重大抉择?

如果单单是「阅读」就能造成这幺大的改变,那幺读完《羊毛记》与《尘土记》后在心中久久迴旋不去的感受,想必与亲身参与作者休豪伊(Hugh Howey)的座谈会同样震撼。这场在台北国际书展红沙龙登场的《尘土记》新书发表及创作经验分享,不只有鹦鹉螺出版社社长编辑兼译者陈宗琛先生主持,更有知名国际版权经纪人谭光磊先生与休豪伊本人直接对谈,不可不谓之梦幻组合,当然,读者们也个个是行家,不必多做宣传,慕名前来亲炙大师风采的粉丝们便挤爆会场,差点没把红沙龙的隔墙给拆了。

当然,咱们台湾的读者不仅人多势众(咦),也具备了阅读与思考的深度,在光磊先抛出几个前导性问题,本来都挺害羞的读者们非常踊跃地举手发问,而且问题经常让早已习惯受访的休豪伊直呼有趣,不仅整场都保持超有活力的笑容,亲切度更直接飙破极限。

亲切可爱的休豪伊,现场魅力值破錶!

在美国,这个系列的写作与出版顺序为《羊毛记》(Wool)、前传《星移记》(Shift),最后才是结局《尘土记》(Dust),而在台湾却是先出版结局,再出版前传。休豪伊觉得这样的安排非常棒,也为台湾读者感到幸运:「当时在写结局之前先写前传,是为了让角色设定与故事背景都更清晰,所以出版顺序也跟着改变,但鹦鹉螺一次拿到三本版权,可以做出更适合读者阅读顺序地安排,我觉得台湾读者看完《羊毛记》后很快地就能看到结局,真的超幸运的。」

由于《羊毛记》的背景是144层的地下碉堡,休豪伊在计划到台湾参加书展时,就指名要去爬世贸隔壁的101大楼,想体验看看故事中「在螺旋梯上不停往下走」的感觉,可惜101大楼的楼梯间只在紧急状况及垂直马拉松赛时开放,但他也得以从顶楼的楼梯间往下望,那深不见底的楼梯井,让他感觉相当恐怖,一旦由此想像书中人物的生活,简直连胃都要打结了。「我开始意识到我给书中人物多刻苦的生活环境。」休豪伊笑道。

然而在书中的地堡不只是一个以螺旋梯为核心的建筑,更隐喻了地堡住民的阶级之分,在故事中分为上中下层的不同阶级里,英雄总是在最下层,却不曾得到公平对待,而这个故事,便是英雄努力向上爬,争取公平正义的经过。而最棒的是,不同的读者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都能从这个故事中得到不同乐趣:或许是文字的感受、剧情上冒险的乐趣,也可以是隐藏在故事中的深层意涵。

休豪伊与口译小姐的俊男美女组合相当赏心悦目

读者们对于迥异于其它故事的姐弟恋与强势女主角的设定,也有许多好奇。「当作者最棒的一件事,就是可以创造跟其他作品不一样的情节。」休豪伊说,因为已经有很多柔弱美丽的女主角,所以这次他想要写一个很不一样的故事,由这个日理万机聪敏干练的女性角色,发展出一个与多数小说截然不同的视野,当然,事实证明,他的尝试极为成功。

读者们也好奇,在《羊毛记》改编的电影开拍后,会是谁来演绎这个超酷的茱丽叶呢?休豪伊偷偷透露了他曾经想过莎莉赛隆会是一个很适合的选择,不过也强调最终还是尊重剧组的决定。

对于读者们担心「改编电影通常和小说差别很大」,休豪伊倒是非常放心。「电影和小说本来就是不一样的,我很信任剧组的专业,也认为我们都该做自己最擅长的事,也就是说,我会放手让他们去创作电影,而我会继续写我的小说。而且,这幺做有个好处⋯⋯」休豪伊顽皮地笑道。「如果电影票房不好,我可以推卸责任说那不是我的错,如果电影大卖,我还是可以说那是我写的故事,哈哈哈哈!」

这幺幽默坦率的作者,教读者们要怎幺不爱他呢?

笑声不断的欢乐座谈

另外,座谈现场有许多对写作有兴趣的读者,对于休豪伊在遇见太太、上岸定居(这未免也太浪漫了吧)前的海上生活很有兴趣,也好奇那段奇幻漂流的日子为他的创作带来了什幺影响。休豪伊一说起那段经历,便两眼放光,直说:对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而言,那确实是很棒的工作。

当时他担任游艇船长,为许多有钱人驾船,自己也曾旅行各地,与不同国家、种族、信仰、阶级的人相处,虽然聘僱他的通常是有钱人,但他花更多时间与码头工人、餐厅侍者交谈,帮助自己更多层次地理解人生,他深信:创作这回事,素材是比文笔更重要的,因此四方游历与认识不同的人群,对写作的帮助绝对非常大。

说到写作,光磊也询问了休豪伊对于《羊毛记》系列同人小说的看法。不像《冰与火之歌》系列的作者乔治马汀大叔很不喜欢自己的作品「被同人」,休豪伊对此倒是兴致勃勃,觉得「被同人」表示他的作品受到欢迎,读者们有许多想法,也期待看到更多不同的可能性,因此乐观其成,而且「因为大家都想看接下来的作品,自己一个人又没办法写很快,所以有其他网友写同人小说满足读者的胃口时,还可以顺便帮自己争取一点写作时间,哇哈哈(欸后面这个是想像的啦)。」

既然如此,他无法想像任何不喜欢或拒绝同人的理由。「怎幺想都超棒的啊!」目前也已经有一本由不同同人作者集结成书的同人小说集即将上市,休豪伊更亲自写序推荐,所得将捐做公益之用,说不定有一天台湾读者也能读得到这些有趣的同人本呢。(向版权代理光磊敲碗)

第一名的台湾读者!

而说起一开始自费出版电子书的理由,「揪感心」的休豪伊毫不犹豫地说「因为那是可以最快、最直接接触读者的方式,」他强调他非常喜欢出版社与书店,但要经由纸本书的编辑、印刷、发行过程,再呈现到读者面前,远不如电子书的方便与迅速,出于「读者优先」的想法,能让读者们最快看到故事的方式,就是电子书!以自己的创作经验出发,他也鼓励想要创作的年轻朋友阅读时尽量不要挑食,避免重複看同一类型的小说,让自己的创作里能够同时具备诸如科技、幻想、爱情甚至史观的不同层次。

对于《羊毛记》《尘土记》之所以如此受到欢迎的原因,休豪伊相信那是因为这个故事其实在传达的是一个全世界的人类都在关心甚至忧虑的问题,故事中打破人与人之间的藩篱、争取公平正义的情节,其实是普世存在的,就像这几年的灾难电影不断涌入影厅,其实这些都在暗喻着现今全世界人们都能心有戚戚焉的焦虑与困惑。

灰鹰爵士与地堡农夫(?)的悄悄话

丰富的问题、诚恳的回答与不时的笑声,让这一个小时的座谈毫无冷场,幽默可爱的休豪伊不但夸奖台湾读者是他心目中的第一名,有时看着会场中传递麦克风的工作人员,还会玩笑说「这位小姐好像故事里在地堡里穿梭的运送员,」在在让人感受到他对读者以及自己笔下故事的深情。也让人非常庆幸,「在地堡里最想当农夫」的休豪伊,在现实世界里是个亲切得可以自己跳下台送读者签名书卡的作家,他的故事带来的不只是一场紧张刺激的历险,更来自深刻动人的人性反省,相信这回的台湾之旅,不仅让休豪伊心中的台湾读者跃上第一名,他在我们心中也毫无疑问地拿下冠军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