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尘爆数週后,辛苦的医护人员也该正视自己心中的情绪和压力

2020-06-18 浏览量:290

口述:黄伟俐医师,整理:Patty Chou

八仙尘爆至今已超过十几天,除了伤患本身的痛与煎熬之外,家属跟亲友也是终日惶惶,常常饱受惊吓。

所有参与救治的医护人员,6月27日度过了一个终身难以忘怀的惊恐夜晚,无眠无休的奋战了几十个小时,但是任务尚未结束。把病人安置好病房,整个就定位,但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

可以把医护人员的身心反应分为:初期、中期两阶段

面对大型灾难病患大量送入急诊,医护人员初期的身心反应是肾上腺素急速飙高、进入超热血的第一阶段。肾上腺素让他们不知道怕,不知道累,可以支撑大约48到72小时。但是肾上腺素总会消失,身体开始出现强烈的疲倦感,假如疲倦得不到适当的休息,体力无法恢复,那接下来可能越来越累,而造成后续会累积庞大的「身体债」,让这场仗才刚开始打,体力就先透支。

事发3天后,医护人员的身心反应,进入到中期。中期是事发3到10天,在此阶段,支持整个医疗团队的是信念与承诺。医院里,即使是菜鸟,都会知道那些大面积烧伤的病患死亡率有多高,照顾有多辛苦。这一个阶段就是「拚了」的信念,对自己也对伤患承诺「要把你们救回来」。

但是随着一天天的换药,还是有病人感染了、装了叶克膜,离开了。换药时,看到悲惨的伤口,听到声声的呼痛,一天下来很累、吃不下东西,生活混乱、睡不好,甚至想哭。

除了身体的疲惫,医护人员最容易忽略的,其实是情绪的负担。而这往往会因为,不被察觉、正视、处理,而成为压垮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问自己:除了累,还可以承担多少情绪

心理治疗的第一课,就是知道自己可以承担多少情绪,可是在医院里,不是每个科别的医护人员都需要经常面对生离死别的情绪反应,但负责照顾八仙伤患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在患者身边,目睹患者与家属每一幕痛楚,因为其过度写实、椎心,导致自己会开始同情病人,甚至自我责怪,怪自己怎幺没能救活八仙的所有伤患,怪自己怎幺无法让所有人快点脱离险境,怪自己为什幺没有能力可以减轻所有患者的痛苦等。

参与八仙尘爆救治的医界网友Tina Han,日前在脸书上心痛表示,她希望他们都好起来。但是什幺是「好起来」?当她越了解病人所承受的、所遭遇的是什幺,看越多那些令人不捨的画面,「加油,快起来」这句话,就再也无法脱口而出,「因为我知道,清醒的他们会遭受多大的苦痛,可能伴随着吗啡的昏睡,对他们来说还比较好受。我亲眼看到他们,所以不知道该怎幺祝福,后面的路那幺长,到底要怎幺办。」

目前八仙尘爆有234名患者的烧烫伤面积超过40%、24名患者烧烫伤面积超过80%,根据奇美医院陈志金医师在脸书上的估算,若把40%以上烧烫伤的病患,一律都先粗略成20%以上,死亡率以长庚的研究18.5%计算,234 x 18.5% = 43(人),也就是说,最保守、最乐观的估计,死亡人数最少也会达到43人。对医护人员而言,每一秒的医疗行为,都可能会是一次创伤;每一个患者的死亡,都是一次严重的冲击。要是家属再有怨言、指责,那真的会崩溃。

八仙尘爆数週后,辛苦的医护人员也该正视自己心中的情绪和压力 AP/达志影像 医护上班换药、下班痛哭

根据新头壳报导,负责救治八仙伤患的急诊室护理师表示,因为每个烧烫伤病患都有50%以上灼伤,每次帮1名病患换药,就需要5名护理师一起协助,已经无暇照顾其他患者。再者,眼看受伤的都是年轻的生命,内心受到极大的创伤,「上班换药,下班痛哭」。无奈政府机关无视这个问题,主管也只是不停地呼吁「共体时艰,好好帮助病人」。如果照顾病人的脚色,都生病了,那谁来帮助他们?除了希望政府、医疗院所补足人力缺口,在此呼吁,医院需要提供医护人员必要的心理谘商管道。

在现今医病关係如履薄冰、医病不信任的氛围下,信念与承诺到底可以支撑医疗团队多久?此时的医护主管,一定要有非常时期的领导方式,要非常具备弹性,时常倾听与关怀,行动要具体、及时。

很重要的是,必须善用照会精神科医师的机会,来提供患者、家属谘商或加上药物的协助。若患者、家属的心理状况不稳定,甚至已经出现失眠、忧郁、焦虑等症状,代表本身也有被医疗的需求,一旦病患和家属的焦虑、愤怒、忧郁降低,医疗团队所承受的情绪压力,也会相对跟着下降。

除了适度照会精神科团队之外,在此也建议医护人员本身及其主管,可善用压力指数量表(见表 1),透过自我对照的方式,反映出自身现阶段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少,进而正视、处理。

若不正视心中长期压抑住的情绪,未来终究会崩溃

一个正在医学中心外科受训的友人,曾经在2年前说过,「其实有时候在医院待太久会麻木,但是麻木是一定要的,因为当你还在感伤的时候,下一台刀已经推进来了,你没有机会感伤。」但事实是,医护人员就算看再多生离死别,再麻木,心一样是肉做的,如果没有正视心中长期压抑住的情绪,未来的某一天,终究会崩溃。

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抗战,我也提醒医护人员,除了照顾病人与家属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饮食、血压和睡眠,维持好自身健康,体力才够继续救治病患、陪伴家属,才有心力用专业把这一切的伤害,降到最低。

医病要先互信,才能加速复原

在尘爆发生至今,医院里有家属在加护病房质疑医护用的是假药、用不雅的字眼骂医护人员、抱怨植皮的手术执行太久、每次换药都要录音或录影等。基本上,会选择走医疗临床产业的人,对患者、家属就有一定程度的同理心,而且拉长病患住院或治疗的时间,对医疗人员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都要住很久。

(相关新闻:不尊重医护、对医疗资源予取予求? 八仙事件伤患家属争议多)

在这个工作环境里,特别正值这种非常时期,医护人员可以体谅病家和家属的心急、痛楚;相反的,若是家属和伤者希望能尽快被治癒,该做的,是反过来体谅医护人员的辛劳,以及给予最大的信任。

表1:压力指数量表
  • 经常延误用餐、轻忽饮食
  • 总是什幺事都要自己做,无法放心
  • 经常有和压力相关的头痛、胸闷或心悸 (心脏跳得很快或觉得跳得很大力)
  • 在别人觉得好笑的时候往往看不出来到底有什幺好笑的
  • 别人觉得你做事总是小题大作,太过紧张
  • 心里烦躁,觉得不安,无法平静
  • 有事不说,闷在心里,觉得几乎没有人支持你
  • 觉得自己一团混乱,困难下决定
  • 避免碰到和你意见不同的人,听到他们说话就觉得烦
  • 经常发脾气,容易与别人争执
  • 不想运动或参与休闲活动
  • 入睡困难、睡眠品质不佳,或容易中断,非医师许可使用安眠药或镇定剂
  • 得到太少的休息,容易疲倦
  • 当你在排队、等候、开车,或要求没有得到立即回应的时候时容易生气
  • 一整天赶来赶去忙不停,觉得事情好像没有做完的时候
  • 容易耸肩、肩颈紧绷、头晕,但却总是忽视这些症状
  • 认为要达成目标只有一个对的方法,无法接受不同的思考
  • 无法在每天让自己可以轻鬆一下,放不下脑子里的工作或担心
  • 花很多时间抱怨过去种种,对自己目前的工作、家庭感到不满意
  • 无法从嘈杂的环境或拥挤的人群里脱离分数与解读:

    若您的状况符合一个项目的叙述,就代表1分,20项加总后,再对照下方的总分评量表,看看自己的压力指数。

    0-5 :没事没事,你ok的啦!

    6-10 :你要自己注意生活与工作平衡唷,记得放个假、多运动。

    11-15 :你需要正视自己的工作压力,试着改善工作压力与条件。

    16-20 :强烈建议寻求心理谘商与身心医疗协助。

    相关阅读:

  • 八仙尘爆后医疗人力无法负荷,该做的是分流患者而非招募志工
  • 八仙尘爆》政府该做的是制定制度并执行,而不是期待大家要有良心
  • 台湾防灾体系的改革》现在不改,难道真的要拖到超大规模地震以后?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