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谈马岩松,震撼建筑界的“疯狂”份子

2020-06-24 浏览量:772

曾有人说,能够在30岁就成名于建筑界,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是马岩松!2006年3月,刚刚在北京开业两年的建筑事务所MAD,赢得了加拿大多伦多地区密西沙加市的国际建筑设计竞赛,获得了当地一栋50层高的地标性公寓设计权。设计这座被誉为“玛丽莲梦露”的“The Absolute Tower”公寓,是历史上首位在国外赢得重大标誌性建筑项目的中国建筑师马岩松。一时间,马岩松受到了媒体的关注,他更早以前的前卫设计,更是陆续曝光在众人面前。那些设计,是如此的“不按理出牌”,并颠覆现有建筑的架构和人们对空间的思维,因此,随着他的成名而来的,也包括广泛的争议。早在2002年,马岩松的“浮游之岛”入围纽约世贸大厦设计方案,就引起人们留意到这个当时还在耶鲁大学求学的中国学生。设计最后没有成功脱颖而出,但马岩松带有“疯狂”概念的设计及高难度的建筑构想,却震撼了建筑界,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时隔数年,马岩松的创意与突破性观念,终于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国际建筑设计竞赛中获得赏识,他的事务所赢得了多伦多地区密西沙加市的地标性公寓设计权。获奖作品The Absolute被当地人称作“梦露大厦”,预计在2009年建成,马岩松终于冲出“纸上建筑师”的困境。1975年生的马岩松,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曾在中央美朮学院任教,后在伦敦Zaha Hadid和Eisenman 建筑事务所工作。马岩松后来选择回国,与其他两位建筑师伙伴在北京创立了名叫疯狂的“MAD”建筑事务所。 日前受杨忠礼集团邀请来马的马岩松,即将为该集团的环保建筑竞赛Seeking Zero设计参赛作品(参考〈YTL鸟岛绿色房子竞赛〉一栏)。从照片上看来,马岩松似乎不爱笑,而且酷着一张脸仿佛不屑一切似的。不过对于记者的访问,他倒是有问必答。说起回北京发展,他说:“我不觉得处于舒服的环境下就是好的。中国现在处在很多矛盾之间,里头有很多可以对抗的地方,尤其是北京,更是现代思想和文化碰撞得最厉害的地方,这其实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从小就是坏孩子马岩松告知,回国头两年,他并没有赚倒钱,但他的收获是和许多的艺朮家交流,并从这些艺术家的独到思想和对社会的敏锐观察中获益良多。自认从小就是坏孩子的马岩松,不喜欢服从既定的规矩。他说89天安门运动给他们这一代人很大的启示,特别是学生敢于挑战权威的举动,引发了年轻人开始勇于提出自己的观点。“在那之前,好学生和坏学生的标准是很清晰的,只要你遵守规矩和学业好,你就是好学生。但是89运动的影响,却让学生觉得学校的好和坏都变成是可以挑战的。虽然学生运动失败了,但是我受到很大的影响,”旧房子拆不拆?也许是性格使然,墨守成规不是马岩松的创作理念。他的设计,挑战人们对空间的观念,以前瞻性的创意带给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想像。大量的曲线设计,带来流动感,也让空间变得玩味。但是建筑难度却使建筑成本过高,这一点使马岩松倍受非议。“我是做建筑的,我的工具就是空间,而我想要体现的是自由。在我看来,现在再便宜的房子也比以前的窑洞贵多了。所以我觉得房子的价值在于它的效率,如果你盖出一栋很便宜的房子,却没用它,那就是浪费。如果它能给人基本的生活需求,就有意义了,而如果能把人带到另一个更高的阶段,就更有意义了。”在马岩松的观念里,计算一平米多少钱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他和他事务所的伙伴,是希望他们的建筑可以给人一个未来的可能性,让人们对未来有一个想像。“想像力”在许多发展中国家,都变成了以“最高的楼”来体现,仿佛谁能建造出最接近天际的高楼,谁的想像力就最高。中国也不例外。当广州计划要建造一座最高的大厦时,马岩松灵光一闪,给他们设计了像一根软筒子对折一半的大厦,形成相连的两栋大厦,各有400米高,加起来刚好是800米了。这个“开玩笑”的设计,自然没有被采用,但从中却让人窥见了马岩松颠覆既有规则和观念的幽默态度。马岩松令人非议的还包括他认同拆掉不合时宜的旧房子。“昨天我才出席一个题目为Identity的讨论会,建筑师在争议说应不应该建造有地方特色的房子。我觉得那不是建筑师要负担的责任,因为一个地方的特色本来就存在了,所有老的、有价值的文化载体,除了建筑屋,还有其他的东西。我们要做的,是考虑当代社会需要什幺,然后做未来的东西,那样你才能把这个地区的Identity一步一步推前走,让这个地方更丰富。”“我们活着是为了未来,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历史,老房子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但是用不着大家都生活在过去。我们了解过去是为了知道以后要怎样生活,但是为了正确的往前走,我们则要了解历史。”中国许多老房子,其实并不符合现代居住条件,比如没有卫生间的设施,但是如何去评价一栋老房子的价值却成了难题。“我不反对拆老房子,因为不是所有的老房子都起到了承载文化的作用。但是这个课题很敏感,你如何评价一栋房子直不值得呢?比如北京,有很多老房子条件不好,但北京政府却在用一种错误的方式去保护它们。”“我关心的是住在房子里面的人的生活。现在北京胡同都变成主题公园了,这太可怕了,好多的房子都重新改装成混泥土或钢结构的,看起来似乎还是一样,但没有意义。”成名的滋味以前马岩松曾经戏言自己是“纸上建筑师”,因为他的设计概念过于前卫,不是一般人能够接受,自然也不会获得“一纸合约”。但是现在的马岩松自然不同往昔了,除了各种邀约,他也频密的出国参加各种研讨会和讲座。说起成名,他觉得挺好的,并说:“好多活儿。”接着他讲述起蜘蛛侠影片留给他的一个深刻片段。“蜘蛛侠的叔叔不是对他说‘你有更大的能力,就有更大的责任’吗?我觉得这话特别重要。大众都盼望建筑师可以肩负他们的责任,我们房子都还没盖就要人家认同我们,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在默默的干活。我觉得‘名’给了我一种责任。”针对这趟来马参与杨忠礼集团的Seeking Zero竞赛,他脑子里已经有了相当具体的概念。“自从工业革命以来,建筑一直跟工业是相关的,所以钢啊、混泥土啊、玻璃啊这些东西都是现代建筑的基本材料,就是所谓是机械美学,很功能化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从自然里面看,你有太多方式可以生活了,我现在不考虑这些材料的限制,我想要很简单和自然的空间,就像一个舞台或画廊一样,里面的艺朮品时常换,所以空间不能抢艺朮的光。”至于那是怎样的房子,这个9月自有分晓。YTL鸟岛绿色房子竞赛Bird Island Green Home Competition现代生活消耗能源太多,如何提供更节省能源和环保的房子,已经成为各界关注的课题。在这种趋势下,杨忠礼集团旗下的土地与发展公司,打出了“Seeking Zero”(追求零度能源)的口号,并邀请了8位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和环保工程师,参与一项名为“Bird Island Green Home”的竞赛。“Bird Island”位于隶属YTL产业的冼都公园(Sentul Park)内(Sentul East和Sentul West公寓,以及吉隆坡表演艺朮中心都建立在此,占地35英亩),这里将会成为环保房子的最佳展示场所。8位参赛者会在8月份呈交他们的作品,评审将在9月份公布6个获奖的设计。这些赢得评审青睐的建筑,将分别在占地150至180平方米的空地建造出来。根据可持续建筑(Sustainable Architecture)的原则,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和不良影响、采用适度的材料、节约能源和考虑到环境空间等,都是重要的环节。更详尽资料,请浏览www.birdisland.com.my星洲日报/快乐星期天•文:黄晓虹•2007.08.2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