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诊所的争议

2020-06-19 浏览量:862

我的小孩子前一阵子生病需要住院,结果医院的单人房竟然不够,所以我们只好住健保房,一住进去,就听到跟我们一起住同一间病房的病友在跟护理师抱怨,说为什幺医院的单人房那幺少,有钱也住不到。

听到这句话,我跟我老婆相对苦笑,因为我们本来也是想要住单人房,小孩子那幺小,又生病,半夜常常会醒来大哭大闹,一定会吵到别人。小孩子生病,父母的心理压力已经很大了,还要随时注意让小孩子哭闹声不要吵到隔壁床, 心理压力又更大了。半夜小孩子一哭闹,父母也不知道是什幺原因,在没有办法安抚的情况下,变成半夜有床也没有办法睡,要抱到走廊上秀秀。后来康复出院结帐的时候,虽然因为住健保房的关係才付几百块,但是我老婆身心俱疲。

经济学的概念——稀缺

经济学有个概念叫做稀缺(scarce),稀缺是一个基本的事实。稀缺有两个原因:

    你想要的东西别人也想要。人的需求在不断变化,不断升级。

单人房对那时候的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稀缺的资源。我们愿意一天花上万块去住,但是他就是没有,因为我们要,别人也想要。健保房提供我们基本的住院需求,但是对有一些经济基础的我们来说,我们需要更加升级的服务,这个市场却没有提供。

健保只能提供平均水平的服务

政府官员会宣传健保是举世无双的德政,以为这样就会让这个社会上大部分人都满意,但是问题是这个「举世无双」只提供了平均水平的服务。这个社会上大部分人都只需要平均水平的服务吗?

《终结平庸》这本书提到,事实上每一个人彼此间的差异比我们想像中的都要大,每一个人就连长相身材都找不到一模一样的,甚至这世界上根本就找不到一个所有的容貌和智力数值都刚好在平均水平的人。所以平均水平的服务其实没有办法满足大部分的人。大部分的人需要的服务根本就不是平均水平的服务,而是根据每一个人的个性、情境、当时的状况,量身订作的服务。

医者诊所争议背后的逻辑也是平均主义

最近医者诊所高端收费的问题,恰好反映了这个需求。我们国家的健保,便宜又大碗,举世无双。但是高品质,又尊重每一个个人不同需要的医疗服务在哪里?

医美有,因为它健保不给付,全自费,因此吸引了医疗界的菁英,前仆后继地进入,百花齐放。

但是只要是健保给付的项目,你就可以预期,你只能拿到阳春麵,就算你有钱,也绝对不可能拿到西华牛排。为什幺会这样?因为卫生局说,做牛排的厨师卖的牛排,不可以超过阳春麵价钱的两倍。然后呢?然后牛排就在台湾消失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做,会做的人都出国追求识货的买家了。这就是台湾医疗的现况。政府插手干预市场,以为可以让大家都用阳春麵的价格买到牛排,结果反而让市场上的牛排消失了,更糟的是,连阳春麵的份量也缩水了。

政府的干预阻碍了服务的升级

名医为了要在他有限的时间之内把病人看完,不得不把分配给每一个病人的时间缩短到只有两三分钟,然后因为每一个病人分配到的时间只有那幺少,病人根本不觉得自己是在看名医,满肚子怨气。两三分钟的时间,有办法帮帮你好好的做各种鑒别诊断吗?看了名医,结果却没有办法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找出每个人的问题。

如果我不希望看医生要每次来来回回跑那幺多次,才能找出我身体的毛病,如果我愿意花12,000元,节省我的时间,找最好的医生帮我解决我的问题,这个服务为什幺不能在台湾存在呢?

现在放眼望去,除了医美和健检,市场上其他类型医疗的高阶服务的选择在哪里?虽然政府维持了大家都有饭吃的表象,但是需求还是存在,那些需要的人,既然买不到,就会开始找关係,动用资源。有人会说,这样也很好啊,至少大部分人还是都有照顾到,有什幺关係,不是吗?

经济学的概念——寻租

经济学还有一个概念叫做寻租(rent-seeking)。当政府提供某些特权给特定人士的时候,却又没有公布一个市场上的定价,这个特定人士的资格就会引起大家用各种资源去争取。当有些人花了很多资源,却没有争取到的时候,这个成本,包括时间包括金钱,就消失在这个社会上,变成一个内耗。

举例来说,当大家都想要看名医,但是挂不到号,黄牛就会出现。但是不是每一个黄牛都挂的到号,有的黄牛就会骗人。那幺那些被黄牛骗的人所花的时间跟金钱,就变成消失内耗在这社会上的成本,而且更可悲的是,这个名医还根本拿不到这部分的金钱。

另一个例子,运用关係乔病床。如果病房床这幺稀缺,为什幺不定个价格,让愿意出比较多钱的人可以比较早拿到病床呢?这些钱可以拿来挹注医院的营收,让医院有资源和动力去提供更好的设备,招到更多的人力,提供更多的病床。有人会说,那这样子穷人怎幺办?事实上这样子穷人也会受惠,因为医院有钱扩充病床的话,穷人也能得到更好更完善的服务。而现在靠关係乔病床的这个情形,医院实际上拿不到任何好处,而每一个靠关係的人在檯面下运作,其实花费的成本跟金钱还有时间并不会少于,如果订出更合理的收费价格之后,所需要多花的金钱,还更能节省时间成本。而且把这个成本花出去并不能创造财富,也不能为未来争取更好的环境。有乔到的人很高兴,没有乔到的人却更多,虽然已经消耗了许多社会资源,却也不能创造未来更美好的社会。

如果这个社会上每个人为了争取这些特权资源所花的时间跟金钱越多,这个社会就越难进步,因为大家都花很多时间跟金钱在争取这个特权,非常的忙碌,却没有办法创造财富。

政府的干预让好资源更加稀缺,特权更加横行

合理透明的金钱才能消除特权。让市场上各种各样的服务,有他合理的价值,让大家努力去创造财富,而不是需要去争取特权、动用特权,才能够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才能实现真正的公平,减少内耗的成本。

减少大家寻租的空间,让大家能够用市场的力量订定合理的价格,提升效率。这才是进步国家的政府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醒醒吧,拒绝让牛排得到他应有的价格,并不会让牛排变便宜,只是让所有人都吃不到牛排,甚至最后连阳春麵也吃不到而已。

附注经济学上的「租」是什幺?

作为一个医生,如果我觉得我看病的好坏,以及开刀的好坏跟我的收入没有关係,那我就是在「租」这个职业。当我需要为了提高病人治疗跟开刀的成功率,努力做研究,常常出国和全世界的同业交流,这些时间和金钱的花费就会变成我的成本,成本越高,赚到的收入越少,我的「租」就会越少。而相对那些没有努力进修更新知识的医师来说,他们的「租」就可以相对更高。政府对于医生自费收费的管制,其实就是在给那一些不求上进的医生「寻租」的特权。

会不会因为牛排的存在让穷人吃不到阳春麵?

不会的!因为阳春麵製作跟学习的成本很低,任何人都可以卖,所以在充分竞争的情况下,价格不可能高的起来。而要做出一个好牛排,而不是夜市牛排,所需要花的学习成本,远远高于做阳春麵。政府让做高档牛排的师傅拿不到钱,只会让阳春麵的价格水涨船高,因为市场上没有别的选择,这是在惩罚那些愿意自我学习精进厨艺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