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谁是妳们之间造成压力的真正敌人?」医护人员之间的无间地

2020-06-11 浏览量:160

全世界比起权力斗争,还要可怕的,就是女人的战争。

从小念男女混班的我,没有待过全然女性环境超过一节课,光是高中军训课跟男生分开,跟其他女生班合上所谓「生理教育课」顺便领卫生棉时,就被全火鸡立体环绕音效包围的环境给吓出一身冷汗。

后来进入医学系,班上女生少到每个都被当女汉子操,搬黑板、扛显微镜(学期初会从学长那传承来)、上大体课戴着护目镜拿电锯,没有特别意识到自己两个XX染色体带来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手无缚鸡之力,直到进入临床走了外科,更是锻鍊成了个铁铮铮的好汉子,连生理痛都是咬牙自己打完止痛针后冒着冷汗继续进入刀房内拚个血泊战(见《疼痛指数》)。

所以当我身陷在女人战争时,真的觉得日本搞怪歌手「卡莉怪妞」这首超电波的PON PON PON,实在太贴切了。

粉红色的、多采多姿的、可爱的一切女性化元素组合在一起,却电波跳针到让人脑袋发胀。

( ˘•ω•˘ ).Ooஇ

前一篇文章有提到,现今临床上护理看护的工作,大部分都是由女性护理师完成。当然男性也有,我深深对于这些伟大的男性能坚守冈位忍辱负重,致上十二万分的敬意。傻傻的读者还以为,深陷后宫佳丽三千的少数男性,不是应该爽翻天?

NO~NO~NO~(摇手指)

诸君没看到,红楼梦里的贾宝玉落个甚幺出家悲惨的下场;甄嬛传里的皇帝最后还在众人围绕下被毒死。

是的,我以身为女性的身分,老实招认,世界上只要有超过三个以上的女人存在,就会有至少两种以上的派系斗争出现,而且今天跟昨天都还会不一样,更别说一间超大医院里面数千个女人,分三班、早午晚分别碰头还交接班。

那混乱起来可真是要命。

现在我正在病房护理站区里打着电脑,一边忍受着右耳不断传来絮絮叨叨的高分贝训话,一边忍受左边太阳穴快要爆裂的青筋。

花黑盆?

原来就是,某护理学姐在「带学妹」。

说起来就像是清宫剧里那种,某嬷嬷在教导刚入宫的最小婢女那样。

只是,如果刚好学姊心情不好/排班出问题/跟家人吵架/被长官念过/学会学分不足/风水不顺/九星连珠,遇到学妹是个反应慢或讲话不得体的,齁~~那就真的很够看了。

学姊「阿多」,是已经老经验的资深学姊,在部门内有很棒的经验,也是我们医师尤其值班时常常需要倚赖的,凡是半夜病人即将癫痫前的微小徵兆、昏迷后第一时间的紧急叩氧气罩跟联络医师,都让我值班时能更得心应手。

光是电话联络医师,五秒钟内用三句话讲完重点,能让医师快速进入状况,就是一等一的功力。

当年一元学弟电话上讲了个支支吾吾,还被我唸过一回。

有时病房区内还来不及联络第一线的实习医师,或是护理师看实习医师处理不来,会直接判断越级向上二线的总医师报告,这都是要够资深的临床经验才有那样的反射跟勇气,当然在医疗环境内,所有责任都是设计为层层向上负责,事后并不会也不应该对下级过度苛责或追究,能给予足够的教学机会,才能让学弟妹们成长。

但是这次,新进护理学妹「小那」就搞砸了。

小那光是看懂病历上医师鬼画符般的纪录,就已经花了大半时间,最后在电话上跟医师报告时,也是漏东漏西,

「那个家属说病人说好像呼吸比较大力」。

结果在值班医师横跨两栋大楼的值班区域好不容易到床边时,病人已经黑掉、发绀,紧急插管进加护病房才稳定。

值班医师当然是跳脚跟护理长投诉,然后护理长一句「学妹刚报到,还没training足够」就把事情交给阿多去处理了。

为何会有新进学妹还没training足够,就急就章上工?

「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

「不教而杀谓之虐」

护理人员的不足,一直是个惨烈的恶性循环。

之前讲了,临床经验的传承需要时间,这些资深护士除了临床的工作,护理部门也会开始要求她们做临床之外的阿里阿杂工作,举凡「提专案」(类似写论文)、「做报告」、「进修」,然后是行政工作的文书公文企划,这些,都要占用这些护理人员们下班跟周末放假的时间。

我看过周末护理学会所举办的课程,报名人数有限之下一位难求的热烈情况;然后年届中年的护理师们带着自己的小孩在会议室角落从早上课到黄昏的惨况。

甚幺课程看起来好棒棒?别傻了,周末时间给妈妈小孩一起参加的难不成是「巧虎演唱会」?

还不都是学会,要求要在有限时间内累积到多少学分的cliché课程,带着小孩是因为人家为人母周末没办法找保母顾,只好一边上课一边转头千万拜託小孩乖乖别吵。

超辛酸的。

(不过后来我值班,也是只能带着阿宝一起到医院,同等无奈)

如果不愿意额外负担这些多余工作的护理师,就很容易被长官刁难、排班就会越排越惨烈,甚至出现所谓「花花班」,今天白班完,接着大夜班,然后隔天小夜班,以每天八小时划分,扣掉交班换衣移动时间,整个能彻底休息的时间都被剥夺,最后连生理时钟也跟着垮掉。

然后这些有经验的护理人员,要不经过历练成为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的长官;要不就怀着满腹经验但是疲倦、受挫、愤怒、愧对家人、放弃梦想,最后黯然离去。

然后再补入经验不足的新血,要职位上还残留的学姊们来training,要顾的平均病人数目又更多了、又更拖累工作进度,再次的离职潮、抓交替。

恶性循环。

最后受害的就是病人安全。

只是感觉这次「阿多」已经有点崩溃边缘了,她平常的冷静自持都不见了,不断跳针的对着「小那」越吼越大声:

「我这样讲过了对不对怎幺都还不记得呢?药的首日量跟每日量要这样算,如果多的药要退回药局!」

小那细细声音畏惧的说:「…有,学姊你是说首日量在几点药车回来时,要再…再…」

阿多:「再check每日量!!我这样讲过了对不对怎幺都还不记得呢?」

Repeat*10000

我在一旁听得整个脑袋都是轰轰然「每日量」「首日量」等等,这些设计极度不人性的名词,其实不只是小那,刚开始执班时我也是常常搞混。

然后小那这时说了句…「学姊你跟阿长讲好了,反正我就是这样程度。」

轰~~~

火上加油阿!

我在心中默默地替小那流了把眼泪,处理完我手上的事情,在背景音充满爆炸愤怒的指责声下,先行离开了。

隔天,在护理站,还没看到小那出现,就在我借用护士们的更衣室内厕所时,看到了…

一堆护理学姐交头接耳数落着小那的发言,气愤有之、爆笑有之,在我一开门当时所有人同时禁声转头,一看是我又:「吼~小刘医师你干嘛吓大家啦!」

我「没事没事,厕所借用一下」(这是女医师的专利)

尴尬又想要赶快逃离那充满八卦跟流言的气氛。

(我生平第二怕这种惹)

这时阿多拦住我:「喂!刘医师妳也听到了吧!昨天那个学妹讲那甚幺话阿?!你说有没有很夸张」

(妈呀我生平第一怕这种惹)

我还想装傻,旁边的其他护理师们一拥而上七嘴八舌把学妹的各种差劲表现讲的灵活灵现,纷纷要我评论!

还交头接耳讨论要如何在公费聚餐时,把小那排出名单外。我一整个尴尬(又憋尿)只好先冲进厕所再说,唉呦这些女人…自家阵营还要拉人选边,我可不跟。

每次遇到这种跟临床无关,已经到了单纯只有派系选边时的女人问题,我都会幻化成自己是男人「不听不看不懂」,只差没长出GG了!

还在马桶上,门外吵闹声不停,突然一阵开门声,所有人又同一禁声,然后瞬间安静。我正觉得奇怪,出厕所后一看,是小那学妹进来更衣,而旁边的学姐们居然一哄而散的太明显了吧。

整间更衣室内就剩下我跟小那。

我正要向小那打招呼时,却看到小那红了眼眶、哭了!

她柜子里的护士服居然被撒了碘酒液!(不好清洗)

这不跟国小还国中才有的霸凌没两样?说穿了,女人到哪个年龄,都还在搞这些事情。

我上前问:「还好吗?」

小那擤擤鼻涕:「恩,我还有另外一件护士服。」

然后…

我就只能拍拍她的肩,说「现在还不能哭。」

要哭也等快下班再说。

我问她:「为什幺想来这边?」

小那:「薪水比较多」

我苦笑:「如果都没时间花,薪水再多都没用」

小那点点头。

我又问:「之后training完打算如何?」

她说:「我可能不做了,太…太大压力了,可能会去诊所」。

我给她一个能够体谅的点头,先离开更衣室。

女人是世界上最懂得为难女人的了。

我曾经看到护理界的学姊们有些人是这样在「带学妹」,深深万幸自己是在男多女少的外科界学习。(只有这时候会庆幸)其实在医界内也有很多科普遍女生居多,这样的情形只有更严重。我眼科的女同事,被她学姊在电话里骂到哭成孟姜女。我皮肤科的女同事,被她学姊用各种手段欺负到离职。

抖…女人果然最懂得为难女人。

离开那个悲情更衣室,果然,阿多一个人在护理站跟我对话,都还是冷静自持貌,等一遇到学妹小那,就又一切走样。

白班人员上班时间要到下午四点,我从约莫两点开始就听阿多一直一直「指导」小那,语气越来越兇,小那的反应越来越迟钝,直到六点多她们离开后,我才能安静专心处理我的事情。

我医师的值班时间,是24小时还要过整夜,耳朵在一旁都被轰的胀胀的,唉。

结果到了晚上十点,小那跟阿多又出现了!

原来是小那白班的工作没完成,阿多骂到累了,中场休息,晚上十点再续摊。

我听到都快吐血了。

( ´ཀ`」 ∠)

接着晚上她们的对话,又是如何呢?

我在一旁打字,被迫听着…

阿多:「现在这个连你都忘了吗?我这样讲过了对不对怎幺都还不记得呢?」

小那…(看来是放弃回应了)

阿多:「列表机的纸正面要放哪面?难道连这个妳都忘了吗?我这样讲过了对不对怎幺都还不记得呢?」

小那…

阿多:「纸正面要放哪面?这样妳纪录要怎幺列印?我这样讲过了对不对怎幺都还不记得呢?

小那…

阿多:「纸正面要放哪面?是那面吗?妳确定?确~定~?」

Repeat * 1000000000

一个多小时后,我摔键盘站起身,走向她们,把纸正确的放入列表机内(其实也只是A4打两孔纸的两孔靠左)然后在她们目瞪口呆下,非常大力地把我数十本病历搬离护理站。

够了。

一方的压力过大,一方没有遇到会带的人,两方都互相折磨着,没有真正的对或错,但是真正的压力来源是整个病态揠苗助长的健保环境,以及无法真正顾及临床人员压力的长官。

叫这些整天专门开会的护理长们,少开一点会,直接来临床帮忙看看压力有多大。

叫这些整天只懂算报表绩效的高高在上人们,来体会没有工会实质保护,加班被视为理所当然,还要造假去刷卡签退以免加班时数难看,这样从身心都压榨还被迫要说谎的生活。

「究竟谁是妳们之间造成压力的真正敌人?」

够了。

医界已经缺护理人员到缩病床关楼层,更应该要改善体制来保留住资深人员,并且吸引新进人员,简单来讲「只要有热诚,都要好好珍惜人才」。

而大家都是为了家庭,专业,自尊,梦想,才努力工作着。这幺简单的道理。因为不这样做,只是让临床的一线护理人员压力爆表然后互相讨厌对方。像一群互相残杀后残破一地的废弃熊熊垃圾桶,彼此谁也看不上谁。

「究竟谁是真正敌人?」

电影 「饥饿游戏」里,权贵分子玩弄人命,令平民厮杀抢夺粮食生存,只为取乐聚赌。厮杀的群众。互相斗争的护理人员。

「究竟谁是真正敌人?」

当然,可以继续抱怨一句「长官才不理会」而转头离去,当然可以继续这样选择。而也有人选择的是站出来、说出来,究竟,「谁是真正敌人?」

果然,小那直接违约金交完,连受训都放弃,离职了。然后病房又再次缺人、护理师们照顾床数又超标。然后偶尔听到哪间病房又搞烂病人、医师跳脚骂护士。

无间,地狱。

谨以此文献给我曾经并肩作战、互相砥砺的好姊妹们

祝妳们都幸福

「究竟谁是妳们之间造成压力的真正敌人?」医护人员之间的无间地Photo Credit:Phalinn OoiCC BY 2.0

相关文章